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10-53382208 010-59001856
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浏览文章

违法还是无效——一起无征收决定的征收协议案件的上诉理由||臧云律师
浏览次数:189次 更新时间:2018-07-30

案件背景介绍

      本案系原告某公民诉湖南省某市某区政府及征收办征收无效纠纷(因判决未生效故暂不公开涉案当事人名称)。原一审法院曾以涉案的“房屋收购协议”不属于行政协议而是民事合同为由驳回原告的起诉。后经湖南省高级法院二审,认定区征收办与原告签订的收购协议系行政协议,遂撤销一审裁定并发回一审法院继续审理。北京拆迁律师

       一审继续审理后做出判决,判决认定“房屋收购协议”实为征收补偿协议,但在论述该协议是否合法有效时,未表述原告所主张的“无征收决定”这一基本事实,而是从协议签订的程序方面进行了合法性审查,并最终以协议签订的程序违法为由,做出了确认房屋收购协议违法的判决结果。原告不服,认为涉案协议应为无效,遂再次提起上诉。以下为原告的代理律师臧云起草的上诉理由。



上诉理由

        一、一审判决未查明被诉协议是否具有基本的行政依据即征收决定这一基本且关键的事实。事实上,被诉协议签订时显然没有相应的征收决定作为依据。中国拆迁律师

一审判决第6-8页的查明事实表述中,仅表述了涉案“征收”项目进行的情况和当事人签订、履行协议的情况,却对上诉人主张的“没有征收决定”一事不做任何表述——既未表述有也未表述无。在证据认定时,对上诉人提交的拟用于证明被诉协议无征收决定的证据6也未做任何的认定和表述。此种“查明事实”,违反了人民法院对行政行为合法性全面审查的原则。尤其在本案中,实为一审法院避重就轻,为其之后的所做出的被诉协议仅程序违法这一结论做铺垫。需要说明的是,本案系征收协议案件,故征收决定对于本案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从《宪法》、《物权法》等规定可知,本案是否具有征收决定,不仅是确定被诉协议是否合法有效的依据,更是确定涉案房屋及土地权属是否转移的关键。一审法院对此事实进行模糊处理,表面上看似维护了“风平浪静”的现状,但却会造成涉案土地使用权属不清的无穷隐患,这种隐患一旦爆发,则为谁之过?

        二、一审法院认定被诉协议仅程序违法而非无效的结论和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属错误。第一、涉案协议系国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补偿协议,此点已为一审判决查明并认定。而根据《物权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作为征收补偿协议,最基本的依据是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协议的签订,只能是实现征收决定的方式之一(另一方式为征收补偿决定),而不能是以协议的方式代替征收决定(虽然协议可以代替征收补偿决定)。而对于征收决定一事,一审判决却在查明事实中未予查明。此种情况下,一审判决所做出的“不存在无效的情形”之判断,显然是脱离了基本的事实,违反了基本的法律规定。


       第二、一审判决认定被诉协议经过了协商且其内容参照了有关征收法规政策等,故被诉协议并非是“没有依据”。上诉人认为,该种论述显然是一审法院再次曲解法律规定,以次要、非决定性的“依据”替代基本的、决定性的依据,且其认定事实也不清。

       首先,《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行政行为没有依据”,并非是指的行政行为毫无依据,而是指没有能够从根本上决定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有效的依据。实际上,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一定依据的,毫无依据的事情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判断一个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有效,所寻求的应当是行政法意义上的依据,而非随随便便的依据。至于本案的征收补偿协议,其行政法上的依据,毫无疑问的首先应当是征收决定。征收决定是基础,是根本。中国拆迁网

       有了征收决定这一基础和根本,才能衍生出后续的协议行为和补偿标准等问题。没有征收决定这一基础和根本,后续的协议行为和补偿标准都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故一审法院在避开“征收决定”这一基本事实上所做出的“不存在无效情形”之认定,犹如无基之楼阁。其次,一审判决认定被诉协议系自愿协商且其内容参照了有关征收法规政策,本身系认定事实错误且不清。本案中通过上诉人一审中的证据可知,上诉人完全是在被上诉人打着“政府征收”旗号下“被签协议”。

       此种背景下,所谓的“协商”,能够充分体现上诉人的意思自治吗?若以上诉人的真实意思,涉案房屋就没打算“处分”。

      另,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8即空白协议的照片,足以说明上诉人当时是被要求签订的空白协议,其内容完全是被上诉人在上诉人签字后自行填写的。而一审判决为了论证被诉协议“具有依据”,对此证据视若无睹,未做任何认定。一审并认定,补偿协议内容参照了有关征收法规政策设定房屋价值的标准。

       这种认定显然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说是自愿协商,一方面又说是参照法规设定。到底何种为真?且,若是参照,参照的是哪一个法规?哪一个政策?如何参照的?是上诉人要求参照?还是被上诉人强制上诉人参照?在本案中毫无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一审判决即做出了语焉不详的论断,显然是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为其“协议并非无依据”的论断勉强寻找依据。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错误,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友情链接: 北京京坤律所官网 | 北京专业征地律师团队 | 北京拆迁律师网 | 北京著名行政诉讼律师 | 北京拆迁律师 | 北京土地律师

联系电话:010-53382208 59001856 传真:010-59001856
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西区18号楼2502室
 
QQ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bj京坤baidu始--> <--bj京坤baidu止-->